直播吧12月16日讯 记者赵宇发表长文,表示国安与北京之间的羁绊与感情,呼吁为了北京这座城市的足球文化,为了很多人的精神寄托,请留住“国安”二字。

记者赵宇长文如下

写给那些热爱北京和北京国安的人

一群中赫集团的人最近很忙,他们在想办法为俱乐部、球队留住中信国安公司的名字。

在中国足协自认为正常的逻辑里,“国安”俩字属于企业化名称,必须去除。如果按这个逻辑推演,那么这群中赫人的逻辑一定很白痴。

“正常”逻辑会认为这群中赫集团的人是最希望去掉“国安”这俩字的——中赫都保不住,凭什么要给中信国安打广告?

可他们却还在较劲、死磕,像亡命徒那样奋不顾身。到底谁是正常的、谁又是白痴,又是谁在胡搅蛮缠?

理论上讲,国安俩字确实触碰了中国足协关于俱乐部名称中性化规定的红线。可问题是这个名字存在了28年,它存在的意义真是为“中信国安”集团打广告吗?中信集团下属的这个国安公司能从这个广告中获取多少利益?

对于很多人来讲,恐怕连国安这个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有什么业务都不清楚,更别说广告效应了。

关于中性化名称问题,足协主席陈戌源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这样的话:“如果因为时间的原因保留老名字,对其他俱乐部是不公平的。”

不知道是某个人还是某个俱乐部觉得不公平。如果某个联赛参与者觉得不公平,完全可以主动站出来讨论一下。希望到那时所有人都能心平气和、摸着自己那颗已死或者没有死的良心,说一说最真实的想法。

背后使坏、损人不利己的人始终让人瞧不起。为了所谓的公平去摧毁一个存在将近30年的名字,这对于国安俱乐部、北京球迷、北京足球的文化是公平的吗?

不必强求所有人都喜欢北京国安,哪怕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因为每个人都有喜欢与不喜欢的自由。

可是当一个城市的绝大多数球迷都对这个名字念念不舍,不希望改掉时,相关部门是否应该叩问良心:这么做真的合适吗?这可是一个城市足球文化的代名词。

国安这俩字对于这支球队、这家俱乐部、这座城市来讲已经是中性化名称了,它早已融入这座城市很多人的血脉。

国安在工体比赛时,差不多每场比赛都有将近4万人入场,四万人高喊“国安国安,北京国安”,这是城市的声音。

不少家庭中三代人都是国安球迷,比赛日时携家带口地穿着绿色球衣走进工体。如今非要把国安俩字去掉,让四万人喊一个被去除了的名字,多么可悲。

站在北京的街头,随处可以看到贴着国安绿色车标的私家车。大家彼此之间并不认识,可就是这么个巴掌大的绿色玩意一下子把距离拉近了。

这是足球文化。

中国足球一直在强调足球文化,但遗憾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什么是足球文化,或者装得很懂。多么可怕。

国安亚冠归来时,一位前来接机的防疫工作人员在防护服上写着“国安是冠军”,他和很多北京球迷一样,不希望国安改名,希望这个名字一直叫下去,30年、40年、50年、100年。

有人说,改过之后慢慢就适应了,时间可以消除人的很多记忆。让时间去摧毁记忆,多么可耻。

必须要承认,时间是个很厉害的东西,它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包括文化、传统、记忆。

但这个名字存在了将近30年,为什么一定要强行改了、重新适应?

圆明园被毁了一百多年,我们今天到公园里只能看到断壁残垣,也适应了它以这样的方式存在,但谁又希望以今天这样的方式适应呢?

美好的东西被强行摧毁后那种怀念的感觉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汇来表述。怀念者是多么可怜。

北京的很多四合院拆了,很多胡同也都消失了,所以一部分北京人把工体和这支球队当成对于这座城市的精神寄托。

30年,我们的生活在变、思想在变、朋友圈在变,有些东西变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可唯独这座球场没变,这支球队的颜色和名称始终如一,它成了很多人的精神寄托。

工体拆了可以重建,很多原来的东西会继续保留。球队名字一旦没了,就彻底没了,三代人最朴素的情感都能被忽略。多么冷血。

2023年,工体重新归来。到那时,超过5万人在球场里高喊“还我国安”,多么壮观且悲凉。

为了这座城市的足球文化,为了很多人的精神寄托,请留住“国安”二字。30年不变、40年不变、50年不变、100年不变。

(赵宇)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