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吧12月14日讯 今天,中国足协在上海组织召开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人民日报社体育部发布长文总结本次会议,主旨包括四点:财务状况接近“极不健康”,“金元足球”必须退出赛场,处罚一视同仁绝不含糊,中性冠名促“输血模式”改变。

全文如下↓

今年5月,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对“金元足球”有过如此表态:“降薪不是有可能,是必须!必须用壮士断腕的态度重新塑造职业联赛的财务体系。不挤掉泡沫,中国足球没有未来,所以一定要下很大的决心挤掉泡沫。”

12月14日,“靴子”终于落地——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足球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约定指标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布。这是否标志着,扰攘中国职业联赛已久的泡沫和虚火终于走到了拐点。

财务状况接近“极不健康”

在2020中国足协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上,陈戌源对比了中日韩三国顶级联赛的投入,“中超俱乐部的平均投入,是日本J联赛的3倍多,韩国K联赛的10倍多。”

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J1联赛俱乐部总收入为56亿人民币,俱乐部平均收入3.1亿人民币,平均支出3.16亿人民币。韩国K1联赛俱乐部同年平均收入1.23亿人民币,平均支出1.09亿人民币。

一份内部调查报告显示,中超俱乐部2018年平均收入为6.86亿人民币,平均支出11.26亿人民币,平均亏损4.4亿人民币。中超俱乐部收入高于日韩,但支出过高,亏损严重。

对比球员平均年薪,J1联赛和K1联赛分别是230万人民币和121万人民币。中超球员平均年薪为853万人民币,排在欧洲五大联赛之后,位居世界第六位。

测算下来,中超球员平均年薪约为当年国内居民平均收入的160倍。英超、德甲、法甲、J1和K1联赛则分别约合当地居民平均收入的83、36、34、8和5.5倍。

检验俱乐部运行情况的一个重要数据是球员教练员薪酬占俱乐部总支出比。报告显示,2018年中超球员薪酬占比为68%。该报告同时表示,一些球员还可能通过第三方支付进行瞒报,实际占比可能更高。英超、法甲、J联赛、西甲、德甲的占比分别为58%、56%、50.1%、46%、45%、42%。根据欧足联设置的红线,俱乐部薪酬占比超过70%则为财政极不健康。

红线就在眼前。

陈戌源大声疾呼:“因为违背市场规律,违背足球发展规律,违背价值规律,(中超发展)不可持续,如不加以坚决治理,将严重影响中国足球的现在与未来。”

“金元足球”必须退出赛场

在《通知》中,“限薪限投”成为关键词,根据要求,中超俱乐部单个财政年度(1月1日—12月31日)总支出不得超过6亿元人民币,中甲俱乐部为2亿元人民币,中乙俱乐部为5000万人民币。

在球员收入上,中国足协也做出了严格界定:中超联赛俱乐部一线队国内球员单赛季个人薪酬不得超过税前500万元人民币,中甲和中乙俱乐部一线队球员单赛季个人薪酬不得超过税前300万人民币和120万元人民币。中超俱乐部一线队国内球员的单赛季平均薪酬不得超过每人税前300万元人民币,国家队球员的薪酬按上述限额执行,不再另行上浮 20%。球员参加国家队集训和比赛,由中国足协发放津贴和奖金。

中超俱乐部外籍球员单赛季个人薪酬不得超过税前300万欧元,俱乐部外籍球员单赛季薪酬总额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中甲外援薪酬限额为税前150万欧元,外援单赛季薪酬总额不得超过税前400万欧元。

在《通知》中,中国足协也对“球员薪酬”进行了约定和解释:球员薪酬是指球员与俱乐部签订的合同中约定的球员收入和报酬,包括但不限于各种现金、福利、具有经济价值的待遇和有价物品等。

此外,对于球员与俱乐部之外第三方签订有经济价值的合同,球员直系亲属与俱乐部或持股公司签订具有经济价值的合同等,也需要向中国足协进行申报。

比赛奖金不计入球员薪酬,俱乐部主要赛事单场税前奖金限额为:中超联赛及足协杯的赢球奖金不超过300万元人民币,平球奖金不超过100万元;亚冠联赛上限分别为600万和200万元。中甲球队和中乙球队分别为100万/30万和30万/10万。

中超联赛各俱乐部每赛季可额外设立总额不超过1000万元人民币的机动奖金,由俱乐部自行决定使用方案。机动奖金的实际支出金额将被纳入俱乐部年度总支出限额核算范畴。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的机动奖金分别为600万元和300万元。

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总经理李君表示:“‘金元足球’让俱乐部薪酬开支投入过大,给投资人造成了较大的经济负担,投入产出不成比例,俱乐部抗风险能力极低,此次限薪限投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具体落实,也是投资人的现实需求。”

限薪之后,势必有一批外籍球员离开中超,是否会影响联赛的精彩水平也引人关注。陈戌源表示:“限薪会对一部分高价大牌球星产生影响,也会波及到联赛的观赏性,但联赛精彩的根本在于两条:一是各球队要有合适的技战术打法,国内外球员能充分磨合;二是俱乐部管理要根据实际情况既能保证打法的观赏性,又能达到中国足球限薪的要求。今年不少中小俱乐部也展现了比较好的技战术水平,已经树立了一个榜样。”

陈戌源说,今年夏天自己就和各俱乐部投资人交流过减费降薪的计划,得到一致支持,“许家印、王健林、张力、张近东、胡葆森、周京辉,等等,都鲜明表明立场。思想上有认识,思想上自觉,才能有好的执行。”

“潮水终将退去,我们将拥有一片洁净的海滩。”陈戌源说道。

处罚一视同仁绝不含糊

中国足协对俱乐部和球员违规的处罚措施堪称严厉:如果俱乐部总单个财政年度总支出超出限额不高于20%的,将被扣除联赛积分6分;超出限额高于20%但不高于40%的,将被扣除联赛积分12分;以此类推。联赛扣分最多不超过24分,并将在审查报告签发年度的赛季执行。

如俱乐部国内球员平均薪酬超过限额,则该俱乐部将被扣除审查报告签发当年的联赛积分9分;如俱乐部外籍球员薪酬总额超过限额规定,该俱乐部将被扣除审查报告签发年度的联赛积分9分。如同时违反以上两项规定,将累计合并处罚。

如俱乐部违规发放奖金,一经查出,每次将被处以扣除审查报告签发年度联赛积分3分的处罚。球员个人薪酬超过限额或未完成标准制式合同备案的球员,不得报名参加中国足协管辖范围内的各项足球赛事。如俱乐部采取弄虚作假、故意隐瞒等方式与球员签订“阴阳合同”或违规发放薪酬,一经查出,即剥夺该俱乐部当赛季比赛成绩并在下一年度降级至低一级别联赛;对涉事球员处以禁赛 24 个月的处罚。

如球员在赛季中被发现薪酬超过规定限额的,将被处以禁赛 24 个月的处罚。球员未按要求申报额外收入的,一经查出,每次将被处以该项收入1—5倍金额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将追加停赛处罚。

陈戌源表示,在限投限薪政策执行上,中国足协将对违反规定的俱乐部和个人坚决严格查处,“不管哪个人、哪家俱乐部,牌子有多大,执行处罚一视同仁,坚决不讲情面。俱乐部和个人不要心存侥幸,中国足协过去有过,对处罚规定执行不严,从现在开始,执行限投限薪规定坚决不含糊。”

此外,中国足协还将坚决打击搞变通、打擦边球、签订阴阳合同的私下行为。从2021赛季起,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年度财务报表全部报中国足协,中国足协将54家俱乐部财务报表向全社会公开。

中性冠名促“输血模式”改变

会议的另一项议程是公布《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

其中规定,俱乐部名称中不得含有俱乐部任何股东、股东关联方或实际控制人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也不得使用与上述字号、商号或品牌名称相似或相近的汉字或词组。

若按此规定,国安、泰达、建业等俱乐部名称恐将难以通过。陈戌源说:“目前不能说哪些俱乐部符合或不符合中性化名称的条件,需要各俱乐部自行对照相应标准,不符合条件的俱乐部一定要改。”会后,出席会议的中赫国安俱乐部代表高潮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根据日程表,各俱乐部将于2020年12月31日前,将工商部门初步核准的拟用名称、俱乐部所有股东营业执照复印件等材料报中国足协审核。中国足协将于2021年1月15日前向各俱乐部书面反馈审核意见。

如果俱乐部提交的名称初审不符合要求,要在2021年1月31日前提交新拟用名称至中国足协专门组建的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专家审核小组,该小组成员包括市场监管总局代表、媒体代表、球迷代表、体育律师代表以及协会注册和准入部门工作人员等。中国足协将于5个工作日内反馈审核意见。

各俱乐部要在不晚于2021年2月28日前完成2021赛季的注册手续,从2021赛季起,对于俱乐部名称不符合要求的俱乐部,中国足协将不给予办理注册手续。

广州富力俱乐部董事长黄盛华表示,“俱乐部冠名中性化,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具体落实,俱乐部一直靠母公司输血,缺少自身造血的能力和动力,也缺少扎根球迷的举措。俱乐部脱不掉企业的名称,就成了母公司宣传的平台。中性化冠名是国际潮流,中性名称将有利于俱乐部扎根社区、扎根青年人之中,从而搭建起本土深厚的足球文化平台。整体变革会有阵痛过程,但必须实施,俱乐部才能逐步进入收支平衡的阶段。”

(人民日报体育)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