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科律师研读体育法案例系列文章之:法院能否受理职业球员与足球俱乐部之间的劳动争议?

简解: 职业足球运动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因履行工作合同发生的纠纷,属于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的纠纷,根据体育法的规定应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实践中,则由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负责仲裁,从而排除了法院的管辖权。所以,一般情况下,法院不受理足球运动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因履行工作合同发生的争议(含劳动争议)。下述案例, 足球俱乐部被中国足协取消注册资格,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明确表示不受理与被取消注册资格的足球俱乐部有关的仲裁申请,法院据此受理了球员起诉该足球俱乐部要求支付报酬的纠纷。

启示:足球俱乐部被中国足协取消注册资格后,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不受理注册资格取消后俱乐部与球员发生的纠纷。但如果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纠纷发生在被取消注册资格之前,在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后才向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中国足协仲裁委员会对此能否受理?这个恐怕就有争议了。之前崔凯与大连超越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之间履行工作合同纠纷的争议,中国足协仲裁委以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为由,不受理与其相关的仲裁申请,在球员起诉到法院之后,法院则认为涉案争议发生在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之前,仍属于中国足协仲裁委管辖,法院对此无管辖权,从而出现两边都不予受理的尴尬局面。

无论如何,在球员与俱乐部之间履行工作合同发生争议的,应首先向中国足协仲裁委申请仲裁(因为双方订立的工作合同就有将纠纷提交中国足协仲裁委仲裁的条款的),如仲裁申请不被受理,应要求足协仲裁委出具相关证明,然后再据此向有关法院起诉,否则,直接向法院起诉要求解决工作合同争议,法院将不予受理。

案例详情:

孙小璐、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二审民事裁定书

审理法院: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 (2020)闽01民终7445号

裁判日期: 2020.12.17

上诉请求:

孙小璐上诉请求:撤销一审裁定,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中国足球协会于2020年5月23日下发《关于取消相关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通知》,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已被取消注册资格,根据《中国足球协会章程》及《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工作规则》第五条的有关规定,本案纠纷不再属于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案件受理范围。故而,本案应由人民法院受理管辖。二、本案涉及劳动争议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管辖范围。即便本案不属于劳动争议纠纷,在天信公司已向孙小璐出具《欠条》,并由沈文策在《欠条》中约定共同承担以上债务后,本案也至少应被认定为债权债务纠纷或担保纠纷,亦或是合同纠纷,而由人民法院进行受理、管辖。三、孙小璐在起诉前已向鼓楼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后者作出不予受理决定,若人民法院不愿依法受理本案,孙小璐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一审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职业足球运动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因履行工作合同发生的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全国性的单项体育协会对本项目的运动员实行注册管理;第三十二条规定,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纠纷,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第三十五条规定,国家鼓励、支持体育社会团体按照其章程,组织和开展体育活动,推动体育事业的发展。中国足协是我国从事足球运动的组织自愿结成的全国性、非营利性、体育类社团法人,根据法律授权和政府委托管理全国足球事务。

《中国足球协会章程》规定,申请成为会员应提交申请书,承诺遵守中国足协章程、接受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足协仲裁委”)的管辖、保证不将章程规定范围内的争议诉至民事法庭;会员遵守并确保其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遵守本会章程,会员承认并接受中国足协仲裁委和国际足联争议解决机构对行业内纠纷的管辖权;除本章程和国际足联另有规定外,中国足协及其管辖范围内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不得将争议诉诸法院,有关争议应提交中国足协或国际足联的有关机构。本案双方当事人是在中国足协注册的足球组织和足球从业人员,应当遵守上述规定。《中国足球协会球员身份与转会管理规定》第八条规定,球员一经注册,即表明其同意遵守国际足联、亚足联、中国足协及会员协会制定的各项管理规范。《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工作规则》第五条规定,仲裁委员会受理案件包括足球俱乐部与足球球员、教练员相互间就注册、转会、参赛资格、工作合同等事项发生的属于行业管理范畴的争议。

本案纠纷属于足球俱乐部与足球运动员就工作合同发生的争议,属于在竞技体育活动中发生的纠纷,故本案应由体育仲裁机构负责调解、仲裁。案涉合同签订时,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是在中国足协注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孙小璐是该俱乐部的职业运动员,双方在参加职业足球运动中引发本案纠纷,属于中国足协仲裁委受理范围,故孙小璐应将本案纠纷提交中国足协仲裁委裁决,其处理结果为最终结果,而不应诉诸人民法院。

此外,案涉合同第十三条明确约定,所有由该合同引起的或与该合同有关的争议应先提交至中国足协仲裁委,如仲裁无果或有任何一方不服仲裁结果的,则应提交至国际足联,由国际足联进行排他性管辖,并适用国际足联规则。可见双方当事人已对因合同发生的纠纷约定了解决方式为仲裁,排除了法院管辖。

另,职业球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工作合同纠纷的处理结果,可能对职业球员的注册、转会以及参赛资格等事项造成较大影响。本案中孙小璐要求确认与天信俱乐部解除合同,涉及到其能否转会等足球行业管理的问题。故职业足球球员的工作合同纠纷在最短时限内解决更利于保护球员和俱乐部双方的权益。相比案件经过劳动仲裁、人民法院一审、二审的审理,中国足协仲裁能够在相对更短的时限内得出结果。基于职业球员运动生涯较短和职业足球运动的特殊性考虑,职业球员与职业足球俱乐部之间工作合同纠纷亦不宜由法院管辖。

综上,因足球行业属于特殊行业,职业足球教练员与职业俱乐部之间属于特殊的劳动关系,根据特殊优于一般的原则,本案双方之间纠纷解决方式不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的规定,而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的规定,排除人民法院管辖。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零八条之规定,裁定:驳回孙小璐的起诉。

二审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2020年11月27日本院向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发出调查令,要求其就“职业足球运动员、教练员因欠薪问题与已被中国足球协会取消注册资格的俱乐部产生纠纷时,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对该类案件的处理方案”进行函复。中国足球协会于2020年12月14日向本院复函称“2020年5月23日我协会下发了《关于取消相关足球俱乐部注册资格的通知》,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已被取消注册资格。根据《中国足球协会章程》及《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工作规则》第五条的有关规定,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关于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的仲裁申请”。孙小璐提起本案诉讼时,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已经不是中国足协注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中国足球协会亦已明确表态“中国足球协会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关于福建天信足球俱乐部的仲裁申请”,故孙小璐上诉认为本案纠纷属于人民法院受理范围,有事实依据,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三百三十二条规定,裁定如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一、撤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20)闽0102民初9348号民事裁定;

二、本案指令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