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福:阿诺德和我很相似,他拉高了右后卫的整体水准

虎扑12月19日讯 近日,在FIFA公布了年度最佳阵容后,巴西传奇球员卡福接受了《每日邮报》的采访,在采访中他谈到了此次入选年度最佳阵容的利物浦右后卫阿诺德,也回忆了2005年的伊斯坦布尔之夜,98年和02年两次世界杯决赛之旅。

事实上,任何一名右后卫,只要他心中有着一颗“穿越中场,参与进攻”的心,他就很容易被贴上“下一个卡福”的标签,当谈及此时,卡福笑着表示:“这的确让我感到很开心,我可是历史上唯一一个连续三次打进世界杯决赛的球员。我也希望我可以激励那些年轻的英国球员。放在以前,没有哪个球员想要主动去踢后卫,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算得上先驱了。”

当提及阿诺德时,卡福便频频微笑点头,毫不掩饰他对这名入选了本年度FIFA最佳阵容的英格兰后卫的认可,他表示:“从他身上我能看见他和我的一些相似之处,他在防守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出色,同时在比赛中也敢于大胆插上参与进攻,他的传球技术是一流,任意球功底也很了得,我相信他能成为下一届世界杯赛场上的焦点。”

“他将右后卫的水准拉高了一个等级,因为他我们已经开始转变评价和衡量右后卫的准则。”

“世界上不仅仅只有能够取得进球的球员才是最出色的球员,有些球员很伟大,很优秀,但由于他们在场上踢的位置的原因,他们可能无法获得金球奖。但如今边后卫也应该在比赛中被视为主角。”

据卡福透露,如今的巴西人们更加认可和崇尚右后卫这一位置,无论是在街头还是在沙滩上,孩子们都会争先恐后地去模仿1958年和1962年世界杯冠军得主德扎马-桑托斯,1970年墨西哥国家队队长卡洛斯-阿尔贝托。

卡福补充道:“在我看来,一支球队里右后卫应该拿最高的薪水!你看,前锋在比赛中只需要负责进球,中场只需要负责串联、传球,门将只需要做出扑救,而反观边后卫,他们在场上既要负责盯人,也需要为中后卫和中场球员提供掩护,还要前插、传中、射门以及和前锋之间进行串联。一支球队同时拥有两名出色的边后卫可以在比赛中制造出很大的威胁,但如果没有,球队在比赛中就难以表现得很出色。”

值得一提的是,卡福出生于1970年6月7日,当被问及那一天正在发生什么时,卡福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世界杯比赛巴西正在对阵英格兰!”

“当时我的父亲在产房里催促着护士:‘快点!快点!赶快把我的孩子接生出来,我还要去看巴西队的比赛。有趣的是,护士和我父亲一样都急着去看巴西队的比赛。”

“助产士一直在恳求我早点降生,一直在鼓励:‘快点出生吧!小贝利!”

“我是在那场比赛进行中出生的,当时巴西1-0领先,是雅伊尔津霍进的球,后来我就在想或许是从那一刻起我就注定了要成为世界冠军。”

“小的时候我把报纸和课本塞到袜子里做成足球,在大街上用人字拖鞋作门柱,光着脚丫子在水泥地上踢球,等踢完球回家发现脚趾甲都被踢不见了,但那在我看来是当时最幸福的事情。”

在去年,卡福的大儿子——30岁的达尼洛在踢球时突发心脏病猝死,当被送去医院时已被告知无法挽回他的生命,在儿子死后卡福透露他再也没有进过达尼洛的房间,但每天仍然都在哭泣从而去减缓内心的痛苦。

当谈及2005年的伊斯坦布尔奇迹时,他回忆道:“当时米兰上半场3-0领先时我们并没有提前就开始庆祝,我们都没想到利物浦在下半场能拿出那样的反击,我们的确疏忽了,但最终的一切都要归功于他们内心的信念,他们坚信自己能够扭转战局,最后的欧冠冠军也是他们应得的。”

此外,对于1998年世界杯决赛0-3负于法国,他表示那场比赛罗纳尔多本不应该出场。他透露在赛前的酒店里,罗纳尔多突发痉挛,随后是塞萨尔-桑帕约急忙把他的舌头从喉咙里扯了出来才避免他窒息。

卡福继续谈道:“对于那场比赛的失利,我可以列举很多理由,但结果就是我们的的确确地输掉了比赛,法国队当时就是踢得比我们好。哪怕是罗纳尔多身体状态恢复到百分百,我也认为结果不会发生什么改变。”

当被问及4年后,也就是2002年韩日世界杯,作为队长率领巴西队再夺世界杯冠军是什么感受时,卡福激动得回答道:“当时贝利作为颁奖嘉宾将大力神杯递给了我,然后我看着奖杯就心想:‘天哪!我们做到了!那种感觉就像是烟火直冲云霄,在月球表面绽放一样——事实上,只有当时和我一起夺冠的队友们才能理解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当时我被要求站在一个很高的玻璃站台上领奖,然后高高举起大力神杯。说实话,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会不会摔倒,我也不在乎我会不会受伤,以及诸如玻璃站台会不会被踩碎,塌陷等问题,如果它要是真的被踩碎塌下去了,我还可以立马站起来继续高举奖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